×

[PR]こ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更新がないため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ホームページを更新後24時間以内に表示されなくなります。

李太白集【全集】





提要

    臣/等謹案李太白集分類補註三十巻宋楊
    齊賢集註而元蕭士贇所刪補也杜甫集自
    北宋以來註者不下數十家李白集註宋元
    人所撰輯者今惟此本行世而已康熙中?
    縣繆曰?翻刻宋本李翰林集前二十三巻

    為歌詩後六巻為雜著此本前二十五巻為
    古賦樂府歌詩後五巻為雜文且分標門類
    與繆本目次不同其為齊賢改編或士贇改
    編原書無序跋已不可考惟所輯註文則以
    齊賢曰士贇曰互為標題以別之故猶可辨
    識註中多?引故實兼及意義巻帙浩博不
    能無失唐覲延州筆記嘗摘士贇註寄?詩
    第七首滅燭解羅衣句不知出史記滑稽傳

    淳于?語乃泛引謝瞻曹植諸詩又如臨江
    王節士歌齊賢以為史失其名士贇則引樂
    府遊?曲證之不知漢書藝文志臨江王及
    愁思節士歌原各為一篇自南齊陸厥始併
    作臨江王節士歌後來?信杜甫?承其誤
    白詩亦屬沿訛齊賢等不為辨析而轉以為
    史失其名此類?未為精核然其大致詳贍
    足資檢閲中如廣武戰塲懷古一首士贇以

    為非太白之詩釐置巻末亦具有所見其於
    白集固不為無功焉齊賢字子見舂陵人士
    贇字粹可?都人篤學工詩與?澄相友善
    所著有詩評二十餘篇及冰崖集?已久佚
    獨此本為世所共傳云乾隆四十七年九月
    恭校上

唐翰林李太白詩序

李白字太白隴西成紀人涼武昭王ロ九世孫?聨珪
組世為顯著中葉非罪謫居條支易姓與名然自窮?
至舜五世為庶累世不大曜亦可歎焉神龍之始逃歸
于蜀復指李樹而生伯陽驚姜之夕長庚入夢故生而
名白以太白字之世稱太白之精得之矣不讀非聖之
書恥為鄭衛之作故其言多似天仙之辭凡所著述言
多諷興自三代以來風騷之後馳驅屈宋鞭撻揚馬千載

獨?唯公一人故王公?風列岳結軌羣賢翕習如鳥
歸鳳盧黄門云陳拾遺横制頽波天下質文翕然一變
至今朝詩體尚有梁陳?掖之風至公大變掃地併盡
今古文集遏而不行唯公文章横波六合可謂力敵造
化歟天寳中皇祖下詔?就金馬降輦?迎如見綺皓
以七寳牀賜食御手調羹以飯之謂曰卿是布衣名為
朕知非素畜道義何以及此置于金鑾殿出入翰林中
問以國政潛草詔誥人無知者醜正同列害能成謗格

言不入帝用疎之公乃浪跡縱酒以自昏穢詠歌之際
?稱東山又與賀知章崔宗之等自為八仙之遊謂公
謫仙人朝列賦謫仙之歌凡數百首多言公之不得意
天子知其不可留乃賜金歸之遂就從祖陳留採訪大
使彦允請北海高天師授道?於齊州紫極?將東歸
蓬?仍羽人駕丹丘耳陽冰試絃歌於當塗心非所好
公遐不棄我乘扁舟而相顧臨當掛冠公又疾亟草藁
萬巻手集未修枕上授簡俾余為序論?雎之義始愧

卜商明春秋之辭終慙杜預自中原有事公避地八年
當時著述十喪其九今所存者皆得之它人焉時寳應
元年十一月乙酉也

別集序
李翰林歌詩李陽冰纂為草堂集十巻史又別收歌詩
十巻與草堂集互有得失因校勘排為二十巻號曰李
翰林集今於三舘中得李白賦序表讚書頌等亦排為
十巻號曰李翰林別集翰林在唐天寳中賀秘監聞於
明皇帝召見金鑾殿降?輦迎如見綺皓草和蕃書思
若懸河帝嘉之七寳方丈賜食於前御手調羹於是置
之金鑾殿出入翰林中其諸事跡草堂集序范傳正撰


新墓碑亦略而詳矣史又撰李白傳一巻事又稍周然
有三事近方得之開元中禁中初重木芍藥即今牡丹
也開元天寶花木記云禁/中呼木芍藥為牡丹得四本紅紫淺紅通白者上
因移植於興慶池東沈香亭前?花方繁開上乘照夜
車太真妃以?輦從詔選梨園弟子中尤者得樂一十
六色李龜年以歌擅一時之名手捧檀板押衆樂前將
欲歌之上曰賞名花對妃子焉用舊樂辭焉遽命龜年
持金花牋宣賜翰林供奉李白立進清平調辭三章白


欣然承詔?由若宿酲未解因援筆賦之其一曰雲想
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若非羣玉山頭見會向
瑶臺月下逢其二曰一枝紅艷露凝香雲雨巫山枉斷
腸借問漢?誰得似可隣飛燕倚新粧其三曰名花傾
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解釋春風無限恨沈香亭
北倚闌干龜年以歌辭進上命?園子弟略約調撫絲
竹遂促龜年以歌之太真妃持頗?七寳杯酌西涼州
蒲萄酒笑領歌辭意甚厚上因調玉笛以倚曲?曲偏將?


則遲其聲以媚之太真妃飲罷歛綉巾重拜上自是顧
李翰林尤異於諸學士會高力士終以脱靴為深恥異
日太真妃重吟前辭力士曰始以妃子怨李白深入骨
髓何翻拳拳如是邪太真妃因驚曰何翰林學士能辱
人如斯力士曰以飛燕指妃子賤之甚矣太真妃頗深
然之上嘗三欲命李白官卒為?中所捍而止白嘗有
知鑒客并州識汾陽王郭子儀於行伍間為脱其刑責
而奬重之及翰林坐永王之事汾陽功成請以官爵贖


翰林上許之因而免誅翰林之知人如此汾陽之報徳
如彼白之從弟令問常目白曰兄心肝五臟皆錦綉邪
不然何開口成文揮翰霧散爾傳中漏此三事今書於
序中白有歌云吟詩作賦北?裏萬言不及一杯水葢
歎乎有其時而無其位嗚呼以翰林之才名遇𤣥宗之
知見而乃飄零如是宋中丞薦於聖真云一命不霑四
海稱屈得非命歟白居易贈劉禹錫詩云詩稱國手徒
為爾命壓人頭不奈何斯言不?矣凡百有位無自輕


焉撰集之次聊存梗?而巳時在繞雷州中咸平元年
三月三日序

後序
唐李陽冰序李白草堂集十巻云當時著述十喪其九
咸平中樂史別得白歌詩十巻合為李翰林集二十巻
凡七百七十六篇史又纂雜著為別集十巻治平元年
得王文獻公溥家藏白詩集上中二帙凡廣一百四篇
惜遺其下帙熙寧元年得唐魏萬所纂詩集二巻凡廣
四十四篇因?唐類詩諸編?刻石所傳別集所載者
又得七十七篇無慮千篇沿舊目而釐正其彙次使各


相從以別集附於後凡賦表書序碑頌記銘讚文六十
五篇合為三十巻同舎?縉叔出漢東紫陽先生碑而
殘缺間莫能辨不復收云夏五月晦常山宋敏求題


後序
李白集三十二巻舊歌詩七百七十六篇今千有一篇
雜著六十五篇者知制誥常山宋敏求字次道之所廣
也次道既以類廣白詩自為序而未考次其作之先後
余得其書乃考其先後而次第之葢白蜀郡人初隠岷
山出居襄漢之間南遊江淮至楚觀雲夢雲夢許氏者
高宗時宰相圉師之家也以女妻白因留雲夢者三年
去之齊魯居徂來山竹溪入?至長安明皇聞其名召


見以為翰林供奉頃之不合去北抵趙魏燕晉西?岐
??商於至洛陽游梁最?復之齊魯南游淮泗再入
?轉徙金陵上秋浦尋陽天寳十四載安禄山反明年
明皇在蜀永王?節度東南白時?廬山?迫致之?
軍敗丹陽白奔亡至宿松坐?尋陽獄宣撫大使崔?
與御史中丞宋若思驗治白以為罪薄宜貰而若思軍
赴河南遂釋白囚使謀其軍事上書肅宗薦白才可用
不報是時白年五十有七矣乾元元年終以??亊長


流夜郎遂汎洞庭上峽江至巫山以赦得釋憩岳陽江
夏?之復如尋陽過金陵徘徊於?陽宣城二郡其族
人陽冰為當塗令白過之以病卒年六十有四是時寳
應元年也其始終所更?如此此白之詩書所自敘可
考者也劉全白為白墓誌稱白偶乘扁舟一日千里或
遇勝景終年不移則見於白之自敘者葢亦其略也舊
史稱白山東人為翰林待詔又稱永王?節度揚州白
在宣城謁見遂辟為從事而新書又稱白流夜郎還尋


陽坐事下獄宋若思釋之者皆不合於白之自敘葢史
誤也白之詩連類引義雖中於法度者寡然其辭?麗
儁偉殆騷人所不及近世所未有也舊史稱白有逸才
志氣宏放飄然有超世之心余以為實録而新書不著
其語故録之使覽者得詳焉南豐曾鞏序